互联网公司没有中年人 - 91运营网

互联网公司没有中年人

发布者: 91运营  2170
互联网公司没有中年人

其实,企业只要上了规模,人在里头就容易被螺丝钉化——随着系统,制度的完善,你看起来操盘很大的一个生意,但其实仅仅是航母的一部分。

 

今天你看到的那一群挤破头进腾讯阿里头条百度美团的年轻人,和十年前挤破头进IBM等诸多外企的那人,其实是同一群人。

 

一、一些变化正在发生

 

5年前,刚生完二宝的宝妈ZZ主动从中国最好的互联网公司离职。她所在的互动娱乐游戏工作室收入丰厚,年终奖惊人。

 

但作为2个孩子妈妈的ZZ,精力上分身乏术。

 

她的主管,是一位被称为工作狂的单身女性,每天8点钟到公司,深夜23:00-24:00离开。

 

ZZ每天早上9:30到公司,晚上20:00下班回家带娃,自知怎么也做不到如主管那样拼。

 

ZZ正式离职那天,孩子奶奶都哭了:“这么好的稳定工作,怎么能辞职呢?就应该在那干一辈子。”

 

互联网公司哪有铁饭碗?

 

时间很快就来到了2019年Q2,小M的同事,另一家合同到期的大厂员工竟然没有被续约;同事们很吃惊,接着纷纷埋头计算自己什么时候合同到期。

 

公司文化搞得好,把员工服务时长比作酒:一年香三年醇五年陈,很鼓励3年5年10年老员工,纪念日会发各种礼物和荣誉。

 

校招入职5年的小M,头一次知道这个一直其乐融融的大家庭,也是会抛弃团队成员的。

 

“真的是很抱歉。但是我没有能力反对,同情心成不了反对的理由,我这虚情假意的难过也会很快过去。”

如果你嗅觉灵敏,完全可以感知到风雨欲来:

 

  • 公司业务和架构一直变化,你所在的团队不是公司主营业务;
  • 团队人越来越少,离职的同事不再补招了。
  • 竞争对手越跑越快,你家产品市场份额在竞品里一年不如一年;
  • 升职变难,加班变多,奖金缩水,调薪幅度逐渐缩减无限趋近于0%;
  • 一些需要花钱的项目说取消就取消了。

 

二、HR是怎样确定裁员名单的?

 

我国HR有一个特色技能点——如何在不给或少给赔偿的情况下把人辞退。所以说,如果开始感觉系统有点针对你,无他,HR在走流程而已。

 

HR老人菲凡讲述过她所亲历过的裁员:某天HR老大悠悠地说,“来,给我拉个名单,我要和老板开会了!”

 

名单包括:

 

  • 半年内合同即将到期的员工;
  • 包括过去两年的绩效分数/考勤情况/入职时间/年龄/薪资/部门/汇报对象和工资;
  • 孕期/产期/哺乳期和长病假等特殊情况人员;
  • 试用期人员,按照部门/合同到期时间排序。

 

除了:

 

  • 老板的老铁们
  • 新架构核心岗位人员
  • 三期和长病假人员

 

没有其他特殊情况,你就很幸运的榜上有名了。

 

HR新人尤利娅手头多了一些离职谈判的活儿,她站在人力资源的立场上,尽力压低了公司的成本。

 

要好的同事提醒说:前面被辞退的人其实是我们后面的屏障;如果每个人你都谈下来低于正常离职赔偿,那么到你和我的时候也一定是低于正常赔偿的。

 

尤利娅觉得有道理,迅速立场反转,拼命为离职同事争取权益。

 

HR能很容易知道离开的同事下一站去了哪儿——有些需要很长时间寻找新方向,有些干脆改行了,还有些去了更好的平台。

 

被离开的两个同事,分别都找到了大的集团公司,并先后上市。

 

有点怀疑我方价值观与眼界出了问题?

 

另一方面,也许这就是常人说道:因祸得福,一切都有定数。

 

我哥之前也说过他以前的两个同事,一个话都说不明白天天嘟囔着要去开厂,结果最后还真开成了,另一个也是被公司辞退结果被另一家高薪聘用了。

 

没有规律可循。

 

三、25的还在读研,30的已经老了

 

32岁的小L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不重要了。

 

就在上一个季度,她的考核成绩还是优;因为业绩目标出色,公司还给加了股票。到了这个月,业务和架构一变动,新总监上任带来了一堆老部下,小L很快就由核心骨干变边缘人士了。

 

从业10年,她的职级,早已是普通员工里的最高职级。

 

随着公司鼓励提拔30岁以下的领导干部,很多老员工向上晋升管理的通道被锁死了,离开似乎是唯一的选择。虽然HR还没有找过来谈话,但是她已经知道了结果。

 

作为一个带过无数新人的老员工,她当然明白基本的职业素养就是任何情况都不能倦怠工作;但是眼下,她不得不跟自己打架,克服自己时时刻刻冒头出的那种不想接单的想法。

 

“好像正在变成自己不喜欢的那种人。”虽然对于接下来的结果有些伤心,她还是觉得“哪怕离职前一秒也把该做的做好。”

 

26岁的悠悠是这团队里的稳定因子——研究生毕业校招加入了现在的这家公司,忠诚度很高;业务上的SOP已经熟了,领导交办的活儿不眠不休也要做完。

 

架构变动带来的巨大人力更迭,给留下来的人带来了双倍的工作量。累极了的时候也会有一些怨言:“为什么不顺带把我裁掉呢。不裁掉我然后工作都压下来给我了,我现在只想哭 。”

 

为了减少悠悠他们的人工筛选工作量,公司里年轻的PM和程序员一起做了一个智能化数据筛选工具,把原本需要人工花费时间做的一些筛选和计算产品化了——原来费时费力的一些活儿,用系统工具跑一遍就完成了。

 

这个工作减轻了内容和产品筛选的工作量,悠悠他们组的早班同事很开心。

 

但没有人告诉他们的是:“这些算法和人工智能的东西是后面跑着的一只狼,人如果跑得不快,就被机器学习吃掉了。”

 

四、大公司中层和大公司中台

 

如果明天一上班,公司通知辞退你,你会怎么样?

 

其实,职场中的“30岁、35岁现象”涵盖了各行各业,只是在互联网圈更为明显一些——这个年龄的人,都有从业10年以上的履历,不管走管理路线还是专业路线,职级和薪水都比较高了。

 

一个人的职业生涯,有两个时间点的薪资增长很快:第一个时间点是刚入行时,初始薪资比较低,人也是一张白纸,成长较快;第二个时间点是变身成管理者。一般人要在一定年龄后(比如30岁以后)重新进入薪资高速增长环节,升职可以直接去到高的薪酬带宽里面,加薪明显。

 

管理者的薪资增长并不是由Ta创造的效益直接相关的;事实上,在一些持续亏损的企业,管理者的薪资和增速同样是很高的。

 

互联网公司前几年高速增长,为了更好的协作,增加了很多资源调配部门;比如,互联网中台。一般来说,业务在前台,资源在中台;大中台,小前台联合,为的是提升效率。

 

但是,在KPI导向之下,前台和中台之间拉扯不断——有时候前台很难,拿不到资源,就出不业绩;有时候互联网企业中台很难:产品或者一线各自把手伸长一点,中台甚至可以被优化掉了。

 

和中台一样尴尬的,还有大公司中层。

 

基层灵活,高层稀缺,中层浩浩荡荡一众部队;但凡有个什么业务调整,战略放弃,大批中层直接没有位置——拿着比自己实际技能高得多的工资,一旦被辞退,就很难找到同等高收入的工作。

 

Orlando三年跳了2次才来到当下的这家大公司安顿下来,带50人团队,每个月安安稳稳地拿几万块薪水,不用担心公司倒闭。

 

以他的专业能力,和在团队中资源部门的优势,不用担心没工作。但又总是有隐约的不安,害怕没有创造太多价值,更害自己所在的业务线做不起来;那么,不管自己在多重要的资源部门,都可以打包走人了。

 

Orlando提及自己一个兄弟,40岁失业。混到高级管理岗了,实际上没啥专业经验,全靠资历升上去的,出来了没别的公司肯请他做管理岗;代码几年不写了,新东西没怎么学过,也吃不了技术这口饭了。

 

五、互联网人能去端盘子开出租吗?

 

大厂总监张先生至今提起老领导,仍然心怀感激。

 

在上一家公司,老领导曾经告诫:一定要专业傍身。

 

管理者常被公司要求能上能下,管理的身份随时有可能被撤换,但懂管理的业务尖子,是不愁没有出路的。

 

和张先生不同,调侃自己死脑筋Q先生只热爱编程,对管理没什么兴趣。

 

他39岁,编程经验10年,从2018年11月一直到现在失业中,其中一个月临时在朋友公司帮忙;面试机会很少,一共经历过5次onsite面试,3次在线或电话面试。现在每天在家或图书馆看书,写点博客或开源小项目练手,希望能找到python/c/c++相关开发测试工作。

 

互联网公司每天涌入大量的20出头的程序员,奔着40的Q先生求职不那么顺利“或许再挺几个月,就去干快递或出租了。”

 

互联网人去干基础工作,就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吗?

 

产品经理CC求职快2个月的时候,也曾被父母赶着去KFC端盘子。

 

今年行业里放出来的好职位不多,基本是降薪30%-50%的基础岗位;找了各种朋友及朋友的朋友内推,发现不是在裁员就是冻了HC要么朋友公司也倒闭了。

 

大公司竞争异常激烈,几个口头offer最终被放鸽子。

 

经历了各种自我厌弃和否定。觉得自己能力差,是被大潮洗刷下来的泡沫,是个渣渣;俩月后,吃尽了苦头,终于找到了一个升职加薪的理想工作,年薪几十万(前几份工作也这个水平)。

 

38岁的reck是个市场专家,2019年1月中旬离开工作9年的公司,失业6个月。

 

9年里,见证和参与了从一个概念到一个年销售额30亿拥有2000多万用户的知名品牌,从整体统筹品牌市场发展到创意策略输出,主导很多从0到1的案例过程,曾经在煎熬和骄傲中度过。

 

求职期间,有竞品的公司发来邀请,都一一被拒绝了。“那样感觉自己像个叛徒。”也有调研公司愿意花费1000美金1小时询问一些细节,也被拒绝了。“想花点小钱买别人几亿元的媒介投放策略和KPI结果,这种老外的公司太会打算盘了。”

 

离职之后,Reck将原来峰值88kg的体重减到现在的70kg(身高178cm)。不想自己再出征的时候,因为年龄和身体的原因让自己力所不及。他觉得人到中年没有什么人可依靠了。

 

“父母,孩子,媳妇都需要依靠我的,自己绝对不能倒下。”

六、老板的日子也不好过

 

2019年,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,职场暴富红利消失了。对于老板们来说,企业盈利变难,越来越难,冬天很冷。

 

大厂高管N先生一直想开除一个73年的老员工,但是一直拖着,没有动手。

 

那个下属前段时间离了婚,孩子和房子都判给女方了,他每个月需要给孩子支付生活费。

 

刚离婚那段时间,他沦落到无家可归,就住在公司。

 

“如果我这时候开除他,他会更惨吧。要不是他家庭出状况了。我肯定开除他。”

创业公司老板尼克也遇到了计划在心口难开的情况:遵从坏消息周五公布的原则,他准备周五告诉会计咱们公账上就那么几万块钱了,让她出去找找工作。K没想到,没结婚的会计上午去做B超,说怀孕一个月了。

 

“这个时候辞退她似乎很不合时宜,但是公司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营收了。”

过去的一段时间,互联网行业经历了一次变革。包括腾讯、阿里、京东、美团、甲骨文、滴滴等知名企业在内的企业变革,架构调整,缩减业务线,年终打折,调薪降低,福利减少,加班严重等问题,很多人没能躲过这一场寒冬。

 

这么明显的趋势看不懂吗?

 

——连互联网这样朝阳行业都开始考虑内部效率带来的成本问题了,粗放式的增长已经到平台期了。

 

此刻留下来的人未必是高枕无忧的,因为——互联网没有中年人。

 

参与创建英特尔公司的前CEO安迪•葛洛夫曾说,创新是唯一出路,淘汰旧的自己,否则竞争将淘汰我们。

 

“向年轻人学习。”最近回母校演讲、给师弟师妹们人生建议时,美团王兴也这么说了。

 

七、被打醒之后的人生

 

“我就是懒惰,吃吃老本,混混日子算了”——大概率不会支撑你到退休年纪。

 

但对于一个中年人而言,人生的确会凭空多出很多关卡。

 

找工作,聊得倒是热火朝天,一到实际要不要入职或者要不要发offer就面临各种纠结。

 

候选人纠结的在于薪酬、平台位置、未来发展方向,企业方纠结的在于年龄、付出与产出比、是否做得长久。

 

聊到最后的结果基本都是先加个微信,然后看看有无可能从项目合作开始。

 

这就像“改天请你吃饭”一样,基本属于遥遥无期的事情。

 

事实上,有人从中高层下来,即便自降身价,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岗位;无论你怎样谦虚严谨,你90后的未来老板可能还是觉得你年龄大了,hold不住你。

 

也有很多人,被打醒之后,开启更精彩的人生。

 

前领导公司被并购,他拿了150万赔偿金(到手100多万),3个月内华丽转身,加入另外一家大厂。

 

这样的人其实就在我们身边——他们读书/学习/健身,视野/格局一直在提升。

 

某公司的培训总监,40多岁, 公司架构调整,离开后加入新公司,试用期就被解雇,之后就没有找到工作,目前为止空窗四年了。

 

本来年薪70多万,现在薪资减到30万,依然没有新机会。

 

做地图的老同事最终也接受了薪酬的下降:离开高德8个月后,他找到了一份工作,新东家是他从前的一个客户,热情相邀,但开出的薪水只能是大厂时期的一半。

 

张先生活到46岁的人生经验是:职场中最大的谎言就是财务自由。

 

“钱永远都不会满足。因为欲望是随时上升的。”而焦虑与欲望又和年龄、能力错综交叉,互相拉扯,中年人的新课题永远常解常新。

 

八、风车早晚会动起来

 

曾经的底特律汽车工人让无数人羡慕。但这个代价的背后就是汽车工人从最开始的普通人,经历撕裂和阵痛,一代一代成长为真正的高科技专家的过程。

 

他们一点一点的将一个铁皮罐子,改造成我们今天看到的高级轿车。

 

年轻人和中年人打球,也是存在区别的:

 

年轻人的球风,多是直来直往,力量十足。

 

而中年人的球风,多有软硬处理;而对比较难打的球,力量也发挥的更有分寸。

 

我们这一代人是真正见识经济,资本,政治博弈的人。互联网只一个符号,变化也只是一个状态。在这个复杂多变的社会下,不断提升认知,不断充实自己的专业技能将永远重要。

 

互联网里的中年人,拎出来放到其他行业还是非常年轻的年轻人。虽然转换轨道,就像推动沉重的农场风车,一开始总是费劲、吃力、紧张和让人烦躁的,但是只要开始,风车早晚会动起来。

 

作者:婷婷的勇敢世界,互联网从业者,产品爱好者

微信公众号:几何小姐姐(ID:jihexj)

 


勾搭小编微信号ludan202088,加入91运营官方社群,会运营的人都在这里了

¥ 打赏支持
分享到:



扫码加入91运营社群